广州 [切换]

“黑心”网红经纪公司:底线是不可能有底线的

时间:2021-02-21 01:24:12 来源: 本站 作者: admin 字体  我要投稿
 

  广西一偷车贼落网后语出惊人: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,这辈子不可能打工的”,“进看守所就像回家一样”,成为网红。据媒体报道,这名周某出狱当日(4月18日),有近三十家网红机构开出了百万高价欲签约孵化周某。

  很快有媒体曝出周某以1500万年薪与四川攀辉影视签约。这家MCN机构成立于4月17日(周某出狱前一日)。不过消息随后被周某否认,他坚持“不会去当网红主播给别人打工”。

  疫情期间,因一段“实拍武汉封城后24小时”的视频走火的B站UP主“林晨同学”,前些日子陷入了一场解约风波。他在视频中称,签约的MCN机构“不差旅行”要求其在与疫情相关的视频中植入商业广告,被他拒绝后,沟通未果,MCN机构索要300万违约金。

  视频发布第二天,这家MCN机构就在官方微博回应,双方存在很多偏见,并用大量的截图和事实做出了回应。事件发酵十天后,林晨再次发布视频,表示已经在协商解约中。

  前有林晨同学与“不差旅行”的解约风波,后有争相签约出狱男子、为博流量毫无下限的操作,虽然在林晨同学事件中,到底是谁在破坏规则,至今仍未明朗,几十家MCN机构争抢签约“窃格瓦拉”一事的细节也并未被披露,但可以窥见,在直播带货的风口下高速发展的网红经纪行业,乱象丛生。

  MCN这一概念原本诞生于美国,作为舶来品进入中国后,经历了野蛮生长的新生期,从网红经纪公司到公会再到MCN机构。MCN机构最初是平台和内容生产者之间的中介,但如今既负责IP孵化、内容生产,又承担了一部分平台公会的职责。而在目前的情况下,除了头部机构外,更多的MCN机构功能大而全,涉及领域广泛,便暴露出了能力短板。

  此前艾媒咨询的报告显示,预计到2020年中国MCN市场规模将达到245亿元。可观的市场增长空间和直播电商走火下的红利期,MCN机构吸引的入局者众。但在网红门槛渐低的今天,多数达人对行业认知不足,很容易掉入部分“黑心”MCN机构的圈套中。

  据燃财经统计,今年以来,已经有数十位知名达人自曝与MCN机构陷入纠纷中。

 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日前宣布:“以‘永不打工’周某为噱头炒作的经纪公司将被纳入负面清单。”之前有签约意向的几家公司也迫于压力,先后删除了相关声明。事实上,被MCN机构热捧的周某,只是一个小学肄业,以偷盗“电瓶车”为生的惯犯。由于被采访时的发型与古巴著名革命家切格瓦拉有几分相似,被网友送上外号“精神领袖”“窃格瓦拉”。这次被MCN机构“疯抢”是在他第四次出狱后。

  一句坚持“不打工”的言论为什么就可以带来千万身家?什么样的MCN机构会看中窃格瓦拉?

  “抛开道德问题,单纯从经济效益角度来说,我个人不认为窃格瓦拉能够长期做内容输出。”MCN机构负责人王帅告诉燃财经,做视频或者直播,对内容创作者的要求比较高,不仅需要会拍摄,更需要拥有持续输出内容的能力。

  事实上,MCN机构不计道德、只看流量的选人方式在行业内早有先例,就是有经典语录“大力出奇迹”、“一天少花500,我浑身难受”的“大力哥”。2013年底,他在服用大量“大力药水(一种止咳水,有成瘾性)”后,持刀抢劫一对在ATM机存钱的父子,因刀拿反了,反被这对父子当场制服,后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。

  出狱后,“大力哥”接受一家网红机构的邀请,走上了主播这条路,但由于直播内容过于单一,除了“大力出奇迹”之外,几乎没有别的梗,观众很快审美疲劳。“‘大力哥’身上不具备内容持续输出的能力,在他的直播过程中也缺少和粉丝的互动,每天只知道说‘大力出奇迹’来博取关注和眼球,但当观众新鲜感过了之后,他的流量和热度基本就消失了。”王帅分析道。

  而据媒体报道,“大力哥”每个月只拿一万元底薪,拍段子、广告和直播礼物分成和他均没有直接关系,钱都到了网红机构手里。

  ,而像凤姐之类的网红达人也只是昙花一现,真正能够活下来的,一定是有能力去孵化一些具备长期内容输出能力的MCN机构。

  热度传媒CEO邓双成同意这一观点,他认为,30多家MCN机构抢着签约窃格瓦拉,应该是炒作的成分比较大。虽然周某有一定的流量,但正规的MCN机构是不会去签约窃格瓦拉的,这种流量并不会带来商业收益。“至少对我而言,不会去签约他。”邓双成的热度传媒是一家知名的综合型MCN机构,他坦言,公司的官网和官微在近半年来收到了很多投诉。据他介绍,“

  。而且,大多是一些地方的网红经济机构,自身并不具备为达人提供流量扶持和网络变现的能力。”

  而据多位行业人士透露,成立一家MCN机构并不复杂,注册门槛较低,只要手下有3-5个人就可以。而疫情期间线上直播带货的火热,更是在客观上造了一波网红机构。“疫情下,线下业务惨淡,线上业务繁荣,很多其他业务团队都会转型到MCN领域,速度可能要比2019年更快。”邓双成说。

  此前艾媒咨询发布的报告显示,近三年来,MCN机构数量迅猛增长,从2017年到2019年增长了近10倍,虽增速有所放缓,但这份报告对2020年的增速预测依然高达93%。

  纵观李佳琦、薇娅、李子柒等超级网红背后,均离不开团队的力量。从平台层面来看,像抖音、快手、B站等视频平台,会将更多的流量和资源投入到合作的MCN机构中,而一些独立的“野生”达人们很难从中拿到资源和扶持。个体的力量有限,因此越来越多的达人选择加入MCN机构。然而,MCN机构虽然不是新鲜事物,但在网红门槛渐低的今天,

  多位受访者表示,这些机构对达人们想红的心态把握得非常准确,签约前的承诺,如制定IP打造计划、给予运营指导,接综艺节目通告进行强曝光等,在签约后,多数不会兑现。“刚入门的时候,很多达人都只会闷头做视频。这个时候如果有公司找上门,并承诺会给予运营扶持,上综艺节目增加曝光度等,很容易就心动了。”加奇告诉燃财经。

  加奇是一位B站UP主,曾经签约一家北京的MCN机构,最初的承诺是,发底薪,还缴纳养老保险,其中底薪4000-5000元,根据达人的粉丝量级而定;如果是外地达人到北京来,还会给予5000-8000元的房补。但在一个月后,公司却要求达人将房补退还给公司,理由是这笔房补只是预先借给达人的。

  “林晨同学”发声几日后,一名叫做“古天鸡的旅行日记“的UP主也发布视频,声讨了同一家MCN机构“不差旅行”。他自称,作为旅行达人,签约前公司承诺会给予旅行经费补贴,但签约后,公司几乎没有给过任何资金支持,个人需要自费旅行拍摄素材,公司还要求达人自费购买粉丝。

  。“但现实是他们也在赌,毕竟在公司什么都不做的情况下,签约的达人就能突然爆火的概率是非常低的。”他表示。

  加奇近几年先后签了不少MCN机构,和“林晨同学”所述的情况一样,前期约定的包装和推广,在签约之后都很难实现。据他回忆,从内容策划、后期剪辑到包装,都需要自己弄,甚至在推广方面,公司也几乎什么也没做。

  同时,公司对达人有内容更新量、商业广告植入的要求。在加奇眼中,“不仅没有给予帮助,反而给自己增加了工作压力,签约MCN机构几乎毫无意义。”

  从商业广告中获利,是MCN机构和达人走到一起的目的,但因为各自立场不同,至于接什么、不接什么,如何广告分成,就成了双方争执的焦点。从机构来看,每个达人的走红都是有生命周期的,要在周期内实现商业最大化,而达人则是对自身人设和作品负责,平衡口碑和商业收入。

  首先是“被迫”接商业广告。“如果是广告商看好你的情况下,(达人)必须得接受,公司不会让你拒绝的,而且会先发制人,先把你的资料发布,让外面的人都看到你接了这个商业合作,那就不得不做。”加奇说,在签约公司以后,达人基本上得服从公司的安排,尤其是商业广告方面。

  加奇因为受不了公司的这种先发制人的做法,长时间内将其与不符合人设、内容定位的商业合作绑定,在和这家MCN机构签约合作三个月后,选择主动解约,代价是一个月工资和当月的广告费分成。

  据加奇介绍,业内的广告分成基本都是达人和公司二八分或者三七分,甚至还有一九分的,如果碰到四六分的公司,可以说是非常幸运了。

  王帅则谈道,关于广告分成,如果是一九分的话,一般有两种情况,达人有底薪,或者达人本身是从素人由公司孵化起来的。在业内,广告分成是有不同梯度的,一般是流量越大的达人,分成比例越高。

  加奇签约MCN机构后,最明显的感受是,想做的内容都会被严格约束。他是一位好物种草分享类UP主,时常会陷入两难,无法平衡公司商业广告的需求和自己内容产出的质量。

  “公司一般不会允许达人接一些非客户产品的推荐,久而久之,慢慢发现,可做的产品越来越少。”加奇告诉燃财经,这样情况下,达人只能去找一些还未进入国内的小众产品进行测评,只是一旦小众品牌火了之后,又会再次进入内容尴尬期。

  在燃财经采访的过程中发现,MCN机构更大的套路存在于合约中的“霸王条款”,一旦达人单方面解除合同,将面临着赔付高额违约金的风险。

  此前,美妆达人张凯毅曾陷入了MCN机构的解约风波。她是一位美妆种草达人,凭借爽快的性格和浓重的东北口音,被粉丝亲切地称作“大哥”。2019年10月26日,张凯毅在发完最后一篇微博后消失了,很多粉丝猜测其已被公司雪藏。2020年1月初,张凯毅再次出镜,公开曝光签约公司的“不平等条约”,自称长期被公司压榨,并被索要上亿的天价解约费。

  无独有偶,“林晨同学”在发布的短视频中指出,自己曾与多家机构有过签约。本以为“不差旅行”这家机构有很好的资源,没想到不小心陷入了“霸王条款”风波中。他在视频中也指出了这个关键性问题,达人单方面提出解约,根据合约规定或需要赔付最高300万的违约金。

  “不差旅行”和林晨同学的对话 来源 / 林晨同学视频截图 据业内人士透露,市面上有一类MCN机构,主要盈利来源就是违约金。

  “机构方在合约中,一定会设置部分保护自我的条款,但也要看双方的权利义务是否对等。很多条款中,对方并没有任何义务,或者另一方的责任是有限的,那这样的合约也是不成立的。”王帅说。邓双成表示,在达人的成长过程中,在某个阶段与公司形成冲突,是非常常见的,但绝大部分都可以通过协商解决。达人的认知有一定的局限性,而公司的眼光则会比较长远。而且任何达人都有一定的生命周期的,一般在2-3年左右,从公司的角度出发,更希望在账号成长和商业变现能力之间找到平衡。

  火星人文化创始人李浩则认为,大家习惯性认为达人在MCN机构面前是,其实不一定。

  “我见过好几家MCN机构辛辛苦苦投人力、砸资源把一些达人培养起来了,结果达人被挖走或者要单飞,要求解约,MCN机构损失惨重。由于短视频的账号往往跟人设是强绑定的,所以一旦离开达人,MCN机构的账号价值也就归零了。”他说,这个时候,MCN机构也可能是弱势的一方。

  一种是机构对达人现有账号进行扶持,公司会安排旗下头部达人帮忙转发,快速对新人进行流量扶持。“因为经纪合约往往有年限限制,达人也往往有生命周期,所以不少MCN机构更追求短期利益,希望达人尽快接商业合作。”李浩告诉燃财经。另一种模式是机构购买一些已经有一定粉丝基数的账号,将新签约的达人嫁接到该账号上。加奇此前正是碰到了这种情况。在签约杭州一家MCN机构时,公司帮他买了账号,在原账号上对他进行IP打造。但在这种因为定位的改变,原有粉丝对于账号新主人的不适应,效果往往不如预期。

  少数情况是,公司直接帮达人孵化一个新的账号。行业内人士称,这类公司顾及的是更长远的利益,因为账号归MCN机构所有,广告分成上,机构拿到的更多,但同时风险也大,一旦达人出走,对公司造成的损失不言而喻,因此高额违约金往往是制衡达人的方式之一。

  在李浩看来,达人体系是金字塔型的,千万粉丝的头部网红自带流量,对客户和供应链都有很强的吸引力,而MCN行业竞争激烈,大量公司在内容生产、客户资源、供应链上并不具备能力,这种情况下,

推荐阅读排行